漫画记录 / Tim中心

it takes a house, a village

Syrup:

it takes a house, a village

原作:defcontwo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9767

简介:
“如果你用爱意与柔情沐浴我的沙发,我大概真的会杀了你。”或者:Tim Drake是如何买下一座房子,重新开始生活,同时一不小心坠入爱河。

授权:



sorry this is an eleven days late reply!hi, hello. yes of course! go for it, i would be honored. <3





心安之处是为家




Tim热爱城市生活——他尤其热爱Gotham城,爱得一往情深,爱得无可回头,因为这里是他寄托全身心的地方。这座城市里尘垢无所不在,街头上人流拥挤,空气中弥漫着废气刺鼻的味道。Gotham永远都不会成为游客青睐的旅游目的地,永远不会登上建筑杂志光鲜亮丽的封面——这座城市太脏,笼罩着一层又一层多年积累的煤灰。但这座城市的生命气息也永远不曾减弱,他每日穿行的街道上,永远都可以感受到Gotham那颗跳动的心。

没有一条理由站得住脚,说服人们住在这样一座拥挤的、纷乱的、冷酷的城市里;有一百条坚定的理由说服人们离开这里,但却没有一条,足够说服他。

Gotham城是家,流淌在他的血液中,同煤灰与雾霾一起弥漫在他的肺叶里——让呼吸都有些烧灼,没错,但最终吐出的还是熟悉。Gotham是一座丑陋的城市,充满了恐怖的城市,但她是属于Tim的城市。是她养育了Tim,她给予他的抚育远远超过了他的一双父母。

Tim长大的房子不像家,更像是精致豪华的陵墓,坐落在保养得无可挑剔的篱笆和玫瑰丛之间,距离公路远远的,由一条私有车道与公路相连。房子内部是一道道镶嵌着实木壁板的墙壁,还有空荡荡仿佛可以传来回声的走廊。比起那座房子,Tim在Gotham城内的屋顶上飞翔跳跃感觉更加真实,Tim在随意某架防火梯顶端眺望到的天际线风景更加美丽。

毫无疑问,他总有一天会在这座城市的某处安顿下来。只不过这个机会总是伴随着一个遥远的、模糊的“总有一天”,或是伴随着“大学毕业”、“等我长大以后”这样语焉不详的限定。

Tim已经长大了,并没有什么意外,长成了这样一个披着青少年外皮的成年人,孑然一身,空有百万家财,却没有回去的家。他需要能让他攀附的锚,需要一个能称之为属于自己的归所,需要一片只为自己准备的空间——不像他曾经拥有的其他,他需要一样他人无法从他手中拿走的东西。

Tim原本有完整的计划。那座旧剧院从内部整体改造返修,曾经的鬼魂化作了现代化的行动基地。

但是。总有些事情牵绊住他。当他的计划真正付诸实际之后,他发觉他建造的是Bruce会选择的那种房子。当基地还只存在于图纸上的时候,这个计划听起来棒极了;但是当Tim试图描绘自己生活重建的蓝图,这个方案似乎格格不入。

也许他此生第一次,厌倦了替其他人担负起重任,厌倦了努力在背负的重量中寻找最大的利用价值。也许他只是想要一些东西,一些从最初就属于他的东西。



~*~




新城区是一锅大杂烩,从地震中幸存下来的摇摇欲坠的老街区同全新的地产开发项目挤在一起。新城区渐渐成为这座城市里后起之秀的区域,是钻石区的人们时常谈论起的城区。人们总是在嘴边挂着士绅化、中产阶级移居开发这样的词语,对着附近的植物园指指点点,言之凿凿地断言小小的花园就是未来这片城区地价会被炒热的证据。他们趋之若鹜地搬进这片城区,原本那些赋予新城区最初的魅力的居民被上涨的地价和生活成本赶出原来的家,而过些时日,更有吸引力的地段出现,他们就会立刻抛下新城区。

不过如果Ivy对此有任何意见的话就不一样了,Tim想。

他当时正沿着一条旧街道漫步,脑袋里翻来覆去的是他面临的生活安排的困境,这时他路过一栋赤褐砂岩独栋房子,正门口竖着一个巨大的“待售”标志。Tim甚至没慎重思考,就右转走进了那栋开着门的房子。

这是一栋优雅的老房子,高天花板搭配磨损了的实木地板,共有三间卧室,此外依然还有很多开放空间。他总是想要一面黑板墙,思考的时候就可以在上面随手记录,案件的千头万绪,还有他当时正在处理的一切事情。主卧室里刚好有一道没有开窗的墙,几乎完美地适合他的要求。楼下是地下室,可以改造成行动中心,Tim已经在脑袋中描绘出他一直想要搭建的那套系统,主机安放在房间深处的角落里,他备用的红罗宾制服存放在天花板吊灯下方。

他几乎当机立断。

就算房地产经纪人被他震惊了,她也没表现出来。不过是有人走进一栋房子里,然后当即写支票付款而已。因为这里是Gotham,这里距离犯罪巷不过一箭之遥。她只是镇定地交出钥匙,然后出门的时候顺手关上门,留Tim一个人站在他的新房子里。

“我到底做了什么。”Tim说。

他对面的墙没有回答他。他很庆幸。因为按照他的生活的发展走向,有时候你真的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Tim把手插在口袋里,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空间,现在这里就是他的起居室了。

“地方不错。”



~*~




半夜里一声响,Tim惊醒了,他从刚买的新床上跳起来。其实他的床只是一张床垫,没有床框直接摆在卧室的地板上。房地产经纪人离开不久,他立刻去了附近的家具商店,采购一些基本的家居用品。好赶在天黑之前让商店把所有东西都送货上门,他可以在新房子里度过他的第一晚。他从没对家居摆设这种事情吹毛求疵,立刻选择了产品目录里最简单实用的床单,最后全部订购了黑色和灰色的款式,为了将来血迹抹在上面不会显眼。

Tim太了解自己,他只需要最基本的东西,没有必要在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上花钱。他很清楚,总会有一些晚上,他最多最多只能在昏睡过去之前把制服从身上剥下来,身上的伤口和瘀伤只能等到早晨再处理。这么多年来他已经毁掉了很多衣服和床单,拼命隐藏任何罗宾的痕迹,不让父亲发现——虽然他从未真的发觉。

Tim想起厨房的柜子,上面散布着电线和所有蝙蝠安全系统所需的零件。他的安全系统规划,他打算拖到明天早上再处理的事项,现在显然证明了这是错误的决定,从楼下传来的声音明确地证实了这一点。

“我就连一刻都不能松懈,是吧。”Tim小声说。他从床上爬起来,从行李包外侧的口袋里翻出手电筒。

他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小心避过了他之前留意到会发出声音的松动的一级踏脚,手电筒头朝下,让光束尽量只照亮自己脚下。Tim小心地从门厅走进起居室里。声音最初就是从这里传来。他准备好应对袭击。他把手电筒举起来,却只发现——

Jason。

“你在这里做什么,Drake?”

Tim摸索着找到开关,起居室里立刻充满了灯光,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房间里的人。Jason,套着膝盖处磨损的蓝色牛仔裤,一件勉强可以称之为衣服的法兰绒冬季大衣,盘腿坐在Tim的硬木地板中央。

“我在这里做什么?这是我的房子,Jason。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你的房子?从什么时候?”

“从今天下午起。”

“哈,”Jason说,他抬起一只手,插进靠近前额的那一缕白头发里。“难怪‘待售’的标志不见了。”

Tim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他感觉紧张,像是一根通了电的电线,到现在依然不确定面对的是不是应该要么战斗要么逃跑的局面。没错,前几次他遇到Jason,他们是一起合作解决案件,他们大部分时候都能保持和平相处,但是在半夜里,在他的新家里,遇到Jason就是完全不同的境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看起来一定是漏洞百出,身上只穿着褪色的黑色睡裤,上半身套着一件超人的T恤,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而且,老实说,这件衣服也早已穿旧了。

他之前没想到带任何防身武器下楼,判断失误,他简直想为此踢自己一脚。他也许可以同Jason徒手搏斗,但他得出其不意,得以巧取胜。他下意识地迅速回顾同Cass的训练,她曾经教过他几招,刚好可以用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她总是很擅长替他考虑,记得他们相似的体型,很清楚对于Bruce或Dick而言最好的策略,可能并不适用于Tim。Tim暗中提醒自己,如果今晚他没被痛扁一顿,一定要感谢Cass。

只不过,现在是凌晨三点钟,他在自己的新家里,睡意缠绵得四肢沉重,他此刻最不想做的就是战斗。Tim忍住一声哀叹。

“你怎么在这里,Jason?”

“我的安全屋被破坏了。看到了待售的标志,以为这地方会是空的,今晚能在这里睡一夜。”

“好吧,现在不再空关了。”

“是啊,见鬼。”

Jason看起来不太自在,双臂抱在胸前,仿佛整个人都缩起来。Tim突然发觉Jason看起来那么年轻——他习惯了对他的印象,习惯了他在自己眼里比他的生命更强大的形象,但此刻,他看起来就像是其他任何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你刚才说‘被破坏了’,什么意思?”

Tim想象的是轰一声炸弹爆炸,只留下一片硝烟和残垣断壁,或者一群愤怒的暴徒追踪到了Jason的安全屋。二者都是Jason身上典型会发生的事情,他总是能自找麻烦,尽管他诅咒发誓他绝对没有故意挑事,至少不完全故意挑事。

“Dickie鸟和B老大顺路拜访了我的安全屋。”

Tim松了口气——所以现实情况远没有那么夸张,尽管他估计Jason更情愿对付一群愤怒的暴徒。

“你刚才是不是提起一支乐队。”【注1】

Jason大笑起来。他笑起来很好听,Tim想道,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明明对于这个人他早已训练自己仅仅用代码、用冷静客观的思维去思考他。Jason是他需要计算的一个元素,是一个迫于情势的盟友,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他像这样笑起来,没有丝毫保留,那是Tim永远做不到、学不来的笑。Tim似乎看见了许多许多年前,那个他曾经追踪着他在城市里飞翔的男孩。他曾见过那个罗宾,笑得自由肆意,笑得Tim暗地里嫉妒他。Tim的生活中有那么多次,他默默地咽下话语和笑容——因为没有人可以分享。

“这样,我不会强迫我们两个继续这种尴尬的团聚时刻了。我现在就出去,找别的地方过一夜。”Jason说。

现在是二月中旬,地面上还有积雪。现在是凌晨三点钟,Jason不在某条小巷里冻成冰块,顺利找到任何栖身之处的可能性并不特别高。就为了把Bruce和Dick挡在他生活之外,付出这样的代价也有些高昂,不过话说回来,Jason一向是那样固执。

“如果你保证不会趁我睡着的时候杀了我,你今天晚上可以留在这里。”Tim说。

Jason抱起胳膊,Tim知道他想说点什么,一些刻薄的、难听的,任何能让他远离这一刻的尴尬境地的话。他不会愿意接受Tim的任何好意,这个念头有些痛,痛得超过应有的程度。Tim的手指捻着T恤破损的衣角,他紧张时下意识的习惯,Jason的迟疑让他心里突然腾起一阵怒火。

“无论你正在蓄力打算说什么,都把你的混账话咽下去。我不会让你在我眼皮底下被冻死,你个笨蛋。”

“混蛋。”Jason小声说,他裹紧了法兰绒外套。“好,好。谢谢。”

Tim点点头,回身走了。他顺手关上起居室的灯,准备踩上楼梯。“晚安,Jason。”

Jason没回答。

早晨Tim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




一个月过去了,更久的时间过去了,Tim终于开始感觉安定下来。几个月前他终于拿到了GED,这不过是第一步,现在他入读Gotham大学,他开始上课,找到了自己的寄身的地方。这种感觉就仿佛他此前很久很久,一直都在自由落体,过了那么长时间,他终于抓住了一处立足点。

他需要存在这种常态,作为他生活的基础,因为当他的生活中只有任务时,有些时候感觉仿佛任务会将他整个人囫囵吞下,他只剩下红罗宾,只是一套黑红的制服和制服下的空壳,其他什么也没有。

他对房子的改造才刚刚开始真正成型。地下室里Tim的计算机和相关的蝙蝠设备都全部正常工作起来。按照他最初的计划,他在卧室里建起一道黑板墙,他在上面记录各种事务。他把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下面的卫生间改造成暗房,然后他在那片拥挤闭塞的小房间里花费了太多时间。他终于再次拥有属于自己的暗房,高兴得没空关心长时间暴露在化学物品中可能的危害。

他此刻就在这里,刚刚洗好一批照片,准备挂起来晾干,这时他听见上方传来脚步声。

“看在老天爷的份上,”Tim喃喃地说。他从工作台上抓起一只蝙蝠镖,潜行到一楼,慢慢地走向厨房,脚步声传来的地方,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扫荡他的冰箱。

“你的牛奶都过期了,你知道吗?”Jason说。他一手举着牛奶盒,一手扶着打开的冰箱门,嫌弃地打量着Tim冰箱里的存货。

“过期了就丢掉。”Tim说。“你是怎么能进来的?我明明装上了安保系统。”

Jason翻了个白眼。“给我点信心成吗,Drake,不管你怎么认为,但我的确不是生活在穴居时代的白痴。”

“我——我知道。我刚才不是想说——我只是不——”

“不习惯有很多人能占你上风?我早发现了。最好早点把你那傲慢的脾气改一改,迷你蝙蝠侠。”

Tim沉下脸:“我不是迷你蝙蝠侠。话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被破坏的安全屋,续集。”Jason说,他扭腰,用胯骨把冰箱门顶上,然后转回头看着Tim。“我不由得注意到你在沙发上投资不菲,看起来舒服极了。非常诱人。等待着某人将它沐浴在爱意与柔情之中”

“如果你用爱意与柔情沐浴我的沙发,我大概真的会杀了你。”

Jason挑了挑眉毛。“你邪恶肮脏的小脑袋,Timothy。这倒是我没料到的,几乎要为你感觉骄傲了。”

Tim脸红了,就连脖子后面也跟着烧起来。“闭嘴。别弄乱东西,好吧。”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Timbo。”Jason说。他扑通地倒在沙发上,一只胳膊举起来盖住眼睛。“做个好梦。”

“好梦。”Tim说着关掉电灯。一瞬间似曾相识的即视感。

早晨的时候Jason又已经不见了。



~*~




“为什么你会一直到这里来?你一定还有其他更好的藏身处,Jason。”

这是三个月里的第五次了,几乎要形成某种规律,某种Tim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的规律。有时候Jason会在沙发上睡得人事不省,到了早晨就不见人影。但是后来越来越多时候,他会一直留到早晨,会煮咖啡会煎鸡蛋,会大声地说废话填满其他空荡荡的空间。他会用锅铲戳Tim的肋骨,大声嘲笑Tim的抗议,然后露出那样灿烂的、轻松的笑容,那个笑容总会让Tim之后念念不忘,因为他知道那个表情——他可以跑开,翻出一沓当年拍摄的旧照片,有关罗宾的旧照片,然后找到一张,在照片里会有一个一模一样地笑容对着他咧嘴大笑。

Tim有些手足无措,他不喜欢这样,所以他选择了这样的时候,他要拂去表面的稀松平常,挖进掩盖在之下的真相,他要搞清楚Jason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

Jason摊手摊脚地霸占Tim的沙发,听到他的问题,目光从正在读的书上抬起来。“他们绝对想不到来这里找我。”

“没错。因为你恨我。”

Jason把书朝下扣在自己胸口,抬起一只手揉了揉眼睛,这个动作代表他感觉挫败,Tim最近发现并且记录下他的这个动作。“我不恨你,Drake。我讨厌你所代表的含义,但我已经不再将二者混为一谈,我还没那么混蛋。”

Tim感觉就仿佛脚下的地面突然之间天翻地覆,他不得不伸出手握住门框,让自己保持平衡。因为对于Tim而言,那一夜在泰坦塔真真正正同Jason相见,是不可能更糟糕的相遇。他终于见到了他的罗宾,但现实却同他十一岁时久远的希望和期待相距甚远。Tim已经化作为无数的碎片,他已经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区别分类,于是他将Jason划归在一个文件夹下,标记为“敌人”,然后竭尽他所能地,再也不去想。

这几个月来他所见到的这个Jason,让他不得不翻出那个文件,重新评估检查,尽管他内心深处有个十二岁的自己在忍不住欢欣雀跃,但那个更年长的Tim却不这么乐观——这个年长的Tim在担心自己的心。

所以他耸耸肩,假装不悦地说。“差点儿就骗到我了。”

Jason眯起眼睛看他。“别装相了,Drake。爸爸不在家,你不需要为了他假装你讨厌我。”

“我有名字,你知道吗。”

“好,别装相了,Tim。”Jason说。他们对视了整整一分钟,两个人都没有说一个字,也都没有后退一步,然后Jason忍无可忍地长叹一声。“好吧,你知道吗,你说得没错。我还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

Jason起身,风暴一般地冲出房子,狠狠地摔上了门。

Jason的书被他遗忘了,静静地躺在沙发上。Tim拿起那本书,手指划过破旧的书脊。一本《华氏451度》,属于Gotham市立图书馆。【注2】

这本该算是一场胜利,但感觉起来却不像是胜利。



TBC





【注1】现实中有一支乐队名叫Dickie-Bird。
【注2】《Fahrenheit 451 华氏451度》Ray Bradbury所著小说。书名华氏451度为纸张的燃点。为反乌托邦小说,描述一个禁止人们阅读、焚烧书籍的近未来世界。


评论
热度(57)
  1. 若者のすべてSyru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Red riding Hood
© Red riding Ho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