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记录 / Tim中心

it takes a house, a village (2/?)

Syrup:

it takes a house, a village

原作:defcontwo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9767

简介:
“如果你用爱意与柔情沐浴我的沙发,我大概真的会杀了你。”或者:Tim Drake是如何买下一座房子,重新开始生活,同时一不小心坠入爱河。

授权:


sorry this is an eleven days late reply! hi, hello. yes of course! go for it, iwould be honored. <3




心安之处是为家

 

~*~

 

每一天Tim回来,无论是下课还是深夜巡逻归来,他都期待着能发现Jason曾来过的迹象。放在冰箱外的牛奶盒。或是那本书不见了。但一天天过去,一周周过去,那本《华氏451度》一直躺在厨房桌子上,就在Tim放下它的地方。

太蠢了,因为他没有理由期待Jason会来。Tim的房子不过是他落脚借宿的地方,仅此而已。那些短暂的时刻,那些感觉仿佛他们之间慢慢培养起什么的瞬间,那些似乎他们渐渐成为朋友的时光,显然都只是他的想象而已。

某次下课的时候,Tim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件皮夹克,他猛然转过身,但发现那人只是他的艺术史助教,发色和身高都不对。他站在走廊中央,下课的人群在他身边涌过,他觉得自己蠢得出奇。

“你已经输了,Drake。”Tim站在人群走光的走廊里,说。他把手插进外套口袋里摸索,找到他的手机,然后拨给了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人。

“我今天不当值,现在是我的个人时光,所以最好你是打来聊天的,小子。”听筒里传来Bab的声音,温暖、愉快。Tim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时才发现自己方才屏住了呼吸。他往后倚,靠在身后的墙上。Babs的声音里总是有些魔力,能够让他平静下来,能够让这个世界仿佛变得可理喻一些。深夜、酸痛的肌肉和耳边永恒的神谕的声音,就如同灯塔一般指引他回家的路。

“呃。不是。对,我是打给你聊天的。你知道我在哪里可以找到Jason吗?”

“那么这怎么会是普通电话,Tim?”

Tim脸红了,难为情地抬起手揉了揉耳朵,经验告诉他耳朵一定开始变红了。尽管他知道她看不见。“相信我好吗?我保证和工作不相关。”

“好吧。”Babs说。总有一天Tim肯定得一五一十地对她解释清楚,他能感觉到。“今天下午到Gotham市立图书馆去,你能在那里找到他。”

Tim皱眉说:“因为他喜欢看书?”

听筒里响起Babs的笑声。“不,小子。因为我帮他在那里找到一份图书管理员助理的工作。”

好吧,这解释了很多问题。

“好的。呃。谢谢,Babs,你是最棒的。”

“总有一天你要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你是知道的吧?”

“我毫不怀疑,Gordon长官。”Tim说。“但今天不行,改天一定告诉你。”

至少等到他弄明白到底应该说什么才能解释清楚自己今天的行为。因为此刻,连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

 

Tim先回家拿上Jason的书,然后一路前往Gotham市立图书馆。他选择了一条最远的路径,骑在杜卡迪上,想让让呼啸而过的风帮助理清思绪。

但实际的效果并没有那么好。Jason让他感觉失去平衡,他讨厌这种感觉。他甚至不应该来这里。他应该接受他们之间的争执,接受那一场不欢而散是两个人不可避免分道扬镳的转折点,然后把Jason从思绪里清理出去。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牵绊,维系二人相同点的,只有他们都曾在准备好放手之前就被人夺走了同样的斗篷,同一个称号,同样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意义的符号。

但现在蝙蝠侠身边有了一只新罗宾,Jason和Tim都已经长大,他们不可能再假装自己能够承载穿上那身红、绿和黄色制服所需要的热情乐观。

Tim在图书馆的停车场锁好摩托车。他给自己的爱车安装了足够多的安全设置,他倒想看看有谁能够偷走他的车,那场景一定相当有趣。不过,小心谨慎总是不为过。

图书馆中漂浮着一股熟悉的霉味,混合着旧书的味道和工业清洁剂的味道。这栋建筑已经历史悠久,内部的装饰早已陈旧褪色。自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上一次城市重建的浪潮之后,这里就再未翻修过,时间的痕迹在混凝土墙壁、在染着黄褐色污渍的地毯上清晰可见。

前台的女士告诉他,像今天这样读者不多的日子,Jason通常会呆在书库里,躲在书架之间,要么整理刚刚归还的藏书,要么坐下来阅读图书馆“馆藏推荐”排行榜里的书籍。

Tim漫无目的地寻找十分钟之后,终于在酷儿文学分区找到了他。Jason大大咧咧地坐在地板上,穿着牛仔裤的长腿伸开,几乎完全堵住了过道。他上半身套着一件红色神奇女侠标志的T恤,Tim不由得挑起眉头。

“T恤不错。”Tim说。

Jason抬起眼。“Donna给我的。你知道我只留下最好的。”

“我不认为那位会同意你的观点。”

Jason翻了个白眼。“那位不同意怎么样,咬我啊。”

“那么,呃。”Tim没话找话地说。他手心里出了汗,忙在牛仔裤上偷偷擦掉。“Donna送给你的?我之前不知道你们两个还保持联系。”

“没错,我们还有联系。然后怎么样,你看,有这么一个人,差不多是你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朋友,这个人送你一件T恤,你就会觉得最好穿着,你说呢?”

这句话像是对准Tim的胃部狠狠揍了一拳,Tim克制住内心涌起的沮丧。到现在他早该学聪明了。

“没错。呃。你之前忘了带走你的书?所以我给你送过来。”Tim说。他从邮差包外层的口袋里掏出那本《华氏451度》然后弯腰递给Jason。

“谢谢。”

“我说——之前发生的……”

Jason举起双手。“别担心,Drake。你什么都不欠我,是我不知趣赖在你的地方太久,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非常清楚明确。”

“不是。”Tim说。直到这一刻之前,Tim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么确定。“我不介意。真的。”

“好。”

“好。”

他们对视了好几分钟,两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Tim暗自在心里踢了自己一脚,因为自己完全没想清楚就跑了过来。但话说回来,如果他想得太清楚了,他此刻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Tim清了清嗓子。“我能问个问题吗?”

“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要看你问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一直躲着Bruce和Dick?你看,现在我们已经是同一边的了,不是吗?”你已经不再杀人了这句话没有说出来,但两个人都很清楚。

“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赢了。因为他们认为我是为了他们才这么做的,为了他们狗屎的观念——认为我觉得他们是对的。但他们不是。”

“我——我不明白。”

Jason抬手挠了挠头,拂了拂那一缕白发。“不一样。B是这么看的,我当时做的事情,如果他一旦开始了,他就会非常乐意继续做下去,他永远都无法停止,是吧?因为他就是那么一个自负的混蛋,所以他认为我也会是一样。”

“但你不是?”

“是。我不是。我是这么认为的,我所做的全是因为必要。不是——老天,又不是说我喜欢那样。但我所走的那条路……那条路上没有任何事情会变好,你明白吗?也许我只是厌倦了那样的生活而已。”

Tim松了口气才发现自己方才屏住了呼吸。“我理解。”

Jason笑了起来,声音粗粝,仿佛纠结的感情砂纸一般在声带上摩擦。“不。你完全不了解。但是你愿意尝试,我很感激,Drake。”

图书馆中一片静谧,头顶上的日光灯发出嗡嗡声,是填满这片空间的唯一声音。Jason的话还在Tim脑袋里打转。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Drake。”Jason说。“对不起。我很抱歉。对于其他那些混蛋,我没那么抱歉。但是对于你。”

“我——我。呃。我也是。”对什么感到抱歉,Tim不知道。我很抱歉你死了,很抱歉所有的事情都一团糟,很抱歉Gotham就是这么一座丑陋罪恶的城市,一座他们永远都无法背弃、无法远离的城市,因为这是他们都深爱的城市。很多事情都让他感觉抱歉,尽管不是他的错,他一丁点儿责任也没有,但他还是很抱歉。

Jason看着Tim摇摇头,仿佛此刻他和Tim想的一样。“你太容易原谅别人了,Drake。总有一天,你这臭毛病能害死你。”

Tim耸耸肩,因为这些Tim自己都早已想过,Jason不过是在重复那些他早就知道的事情。但宽容,他不愿意抛弃这个品质,他不希望成长从他身上磨去这一个特质,因为就算可能有一天他会被自己害死,但他情愿做一个宽容的死人,也不愿意拥有健康长寿的一生,却每一天都在封闭和怀疑中度过。就像Bruce

“很有可能,我知道。”

Jason响亮地大笑起来,笑声在书架间回荡。“你可真是块料,Timbo。现在快滚,我得继续工作了。”

“那么,回头见?”他的尾音难以自抑地上扬,带出一丝期待的情绪,他讨厌这样的流露,但他无能为力。

“嗯,等着吧。”

 

~*~

 

“我对整个世界都绝望了,你此刻是否愿意与我共饮一瓶白酒?如果你拒绝我,我就坐在你家门口自己一个人喝。”

Tim哼了一声,把房门推开。现在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半,明亮的阳光透过他的窗户照射进来。现在绝不是任何体面的文明人饮酒的好时间,但Steph看起来就踩在疯狂和理智的边缘,长时间熬夜后双眼通红,站在他门口的姿态僵硬,全身上下都在尖叫着有什么事情不对头,很不对头。

“你也好啊,Steph。怎么了?”

“我妈妈要搬去星城!”Steph叫道,把他推开走进来。

“什么,为什么?”

“她有个姐妹住在那边,而她,好吧,她不幸患有非常严重的关节炎,我阿姨身边没人照顾她,她只剩下我妈这一个亲人了。而且我妈妈刚好是护士,于是她就有责任了似的,好像她就理所应当去照顾她。我知道我不应该觉得这么心不甘情不愿,我真不应该,毕竟我们是家人嘛,一家人就应该相互照应,巴拉巴拉老生常谈——但是等等,都是屁话,你明白吗?又不是说我阿姨之前来支持过我们。我们出事的时候,那个女人连一通电话都没打过。”

“Steph。”Tim扶住Steph的肩膀,说。“深呼吸。我觉得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话中间都没喘过气。”

“别跟我讲道理。我讨厌你在我不想讲道理的时候跟我讲道理。”

Tim把她胳膊下面夹着的那瓶酒拿过来。“那么我们把这瓶酒打开,怎么样。”

十分钟之后,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各自喝下了两大杯,然后Tim这才想起来,他们两个人的酒量都浅得可悲。

“最后的结果大概不会怎么好。”Tim说。

“嘿,我上大学的时间比你长,我现在能喝了。”

“是嘛,那么从你上大学开始算起,你实际上去过多少次大学聚会啊?”

三次呢好吧,你给我记清楚了,目中无人狂妄自大令人扫兴先生。”

“有多少次不是为神谕执行秘密任务?”

“哦给我闭上嘴喝酒,醉鬼小子。”

Tim大笑起来,他刚喝了一口酒正要往下咽,酒液差点儿灌进错误的管道。“该死。Steph。”

“抓紧不断流逝的时光,享受和我一起度过的最后日子吧,娃娃脸。很快我就要转学去另一所大学,举家搬往星城了。在那里唯一一个我能找到的人大概就是比Bruce还混蛋的混蛋,只知道任务任务任务。等等,如果我不在Gotham的话,我还能继续当蝙蝠女吗?大概是不能,嗯?”

“……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娃娃脸?”

“我的整个人生都天翻地覆了,跟上时代变化吧,Timmers。”

“你必须得走吗?你已经是成年人了,Steph,你可以自己一个人住。”

Steph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我当然可以一个人住,但我得有够我一个人生活的钱才行,但是我没有。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会接受任何盖着蝙蝠印章的赈济,如果你现在脑袋里正在琢磨这件事的话。”

这大概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他还没说自己就这么觉得了,但他还是脱口而出:“你可以住在这里。”

Steph重重地放下玻璃杯,杯底发出响亮的撞击声,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蓝眼睛看着他。“我不是才说过不要任何蝙蝠接济我吗?”

“如果不是接济呢?”Tim说,他已经开始对这个主意进行初期规划。“我有两间卧室空着,不是吗?很多人都会把房间租出去。你在GU的奖学金里严格来说包含生活费,我们可以。我不知道。我们可以一起想出让你满意的安排。”

“Timothy Jackson Drake-Wayne,你这个想法要么棒极了,要么蠢毙了,现在我还不确定到底是哪一种。”

“我们可以为此一起喝一杯?”

“没错,我们绝对要为此一起喝一杯。”

十分钟之后,他们两个人肩并肩坐在Tim的厨房地板上,后背靠着流理台,酒瓶放在两个人面前,两个人早就把酒杯丢到了一边。

“我们真得好好想想看。关于我们的——酒量这件事。疯了。蝙蝠侠的训练应该克服这一点。”

Steph咯咯笑起来。“你能想象吗,Bruce用他那种训练教官的声音,命令我们一口一杯喝掉龙舌兰?”

给我做得更好,”Tim模仿Bruce训练时的口吻说。

“舔盐的方式不够有效。”Steph说。

“找出最佳酸橙切片的公式。”

“不。停停停。要是这么继续下去,喝酒的乐趣就要彻底被我们毁了。因为以后我肯定会想起B老大而B老大是个丧气鬼。”

“我们应该给他定做一个铭牌。Bruce Wayne,专业丧气鬼。你知道吗,他曾经搞砸过我的约会?货真价实地砸了我的约会,他砸破了那扇该死的餐厅窗户闯进来。而且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在那家餐厅里!”

“Bruce Wayne,专业丧气鬼兼电灯泡?”Steph问。“你觉得这么多字能写得下吗?”

“用小号字,Brown小姐。”

“所以你觉得应该怎么样。”

“呃,是说字体?我不知道,Steph,我从来没做过铭牌。”

Steph靠过来,用手指弹他的耳朵。“不,笨蛋小子。我是说你跟我一起住,你不觉得会很奇怪吗?”

“为什么会奇怪?”

Steph转过头,盯着他,两边眉毛都挑起来。“接下来我要假装你刚才没有问出那个白痴得令人发指的问题。”

“所以你觉得——觉得我们有理由感觉奇怪?呃,我不知道,可能会有——”

“紧张?我们之间有吗,紧张?”

“我——没有?我觉得应该没有?”

Steph沉思起来,一根手指搭在嘴唇上,心不在焉地敲着。“只有一个办法能确定,罗密欧小子。”

Tim皱起鼻子。“我一直讨厌你这么叫我。你要跟我讨论糟糕的生活选择吗,罗密欧。”

Steph靠在他身边,人类的提问,人类的存在。他们过去总是这样坐在一起,彼此拥抱着,仿佛这世界上除了他们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她依然在用她过去一直用的那种香波,在药店里只卖两块钱。熟悉的迷迭香的气味让他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回到了在房顶和场地上奔跑的时光,回到了十五岁时仿佛世界都在脚下的日子,回到了肾上腺素充沛的时刻。她就在脸前,靠过去就可以亲到。这个念头突然冒出来,感觉陌生,因为他已经很久、很久未曾想过亲吻Steph。

“这个计划糟糕透顶了,Tim。”

“大概吧。”Tim说。然后他靠过去亲了她。

他们的鼻子撞在了一起,然后两个人分别避开,却再次撞上彼此。几次尝试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角度。这个吻有些潦草,他打算归咎于他们都喝醉了。不过现在他已经开始清醒一些了,而他知道Steph的酒量的确要比他好。

片刻之后,她说:“好吧,不怎么样。”

Tim往后靠。“是啊。我觉得我们以前要比这好。”

“好吧,好吧。”Steph说。两手摊开示意他靠过来。“我们再试一次。算是复赛。”

“呃,好吧。”Tim说。他再次靠过去,但Steph贴着他的嘴咯咯地笑个不停。“拜托,Brown,严肃点。”

“我做不到。”她终于喘匀气。“太扯淡了。”

“这可是你的主意!”

“是啊但然后我发现,我真的、真的不想亲你。”

“嗷。”Tim一手捧心,说。“你的话太伤人了,Steph。”

“所以这就回答了刚才的问题,我觉得。至少对我而言就够了。那么我们达成共识了吗?”

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他们的确想法一致。Tim甚至都不太确定是在哪个时刻发生的。他曾经有一段时光,他确信自己会永远爱着Steph,但曾经两人依偎相守的天地早已不复当时。他们分开长大,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分开。

他内心深处总是有一部分,渴望着曾经那段更简单、更快乐的时光,在两个人的生活都与他们为敌之前的那段日子,此后他可能每每想起都依然会心痛。但最近这些年来,生活强迫他学到的教训,他也学得太透彻的一课,就是一直向前看。

“是这样。”Tim说。他伸出手,Steph的辫子有些散开,一缕头发逃窜了出来,他帮她把散发拨到耳后。然后他靠过去,亲了亲她的额头。“那么计划成真了,神奇女孩。”

她对他灿烂微笑。“嘿,酷,我们可以一起住了。世界被拯救了!来击掌!那么,我什么时候能搬过来?”

“你想什么时候都可以。要不就这个周末?”

Tim举起酒瓶,正打算再喝一口。酒瓶口已经贴在唇边,他突然停了下来。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嘿,你不是正在和那个侦探约会吗?Nick Gage?”

“我们没排除其他人的可能性,如果你想问这个的话。他大概不会举着铁锹跑来找你算账,而且就算他真的来了,我说拜托好吗。他的确挺可爱的,但跟你比他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那么你们这是在干嘛?”

Steph随便地耸耸肩。“哦,你看。火辣秘密的蝙蝠女亲热时刻。还有些火辣秘密的借宿之夜,我妈妈完全不知道因为她以为我出门做超级英雄去了。所以你看我的生活多么混乱,现在我更情愿我母亲知道我溜出去打击犯罪,不情愿她知道我又开始过性生活了。”

“你知道有多少次我爸爸把我禁足在家,因为他以为我溜出去是参加狂野的未成年人乱交?他发现事实真相之后,我估计他跟情愿我溜出去做爱。”

Steph疯狂笑起来,把酒瓶从他手里拿走喝了一口。“真的假的?他竟然这么想你?哦我真的要笑疯了。”

“告诉我。”Tim扯了扯Steph金色的辫梢。“你没问题吗?你们两个这种不确定、不排外的关系?”

Steph挑起眉毛看他。“你想太多了?实际上这是我提出来的。我的确很喜欢他,但彼此忠诚承诺的关系对我而言太大了,我现在还不行。而且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露出那副评判我的嘴脸,我就把你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Tim投降地举起双手:“没有评判你。这座房子里不允许存在任何评判和偏见。”

“我打赌你至少有一丝丝地偷偷批评我。”Steph说,她抬起一只手,食指和拇指比出非常细微的距离。“就在你心里。你忍不住。”

“这是我的人格缺陷,好吧,我正在努力克服。”

“我也只要求你这么多。”Steph狡猾地瞥了他一眼。“你又怎么样,罗密欧小子。感情生活有没有出现任何粉红色的点缀?看上谁了吗?”

Jason的脸意外地跳了出来,Tim用力摇摇头。随之涌起一股复杂纠结的情绪,他此刻不希望想太多,不愿意深入分析,所以他一股脑咽了下去。藏好,收好,以后再说,Drake

他伸手把Steph右手里抓着的酒瓶拿过来,喝了一大口,喝光了剩下的酒。

“没有。”

 

TBC


评论
热度(45)
  1. 若者のすべてSyru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Red riding Hood
© Red riding Ho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