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记录 / Tim中心

it takes a house, a village (3/3)

Syrup:

it takes a house, a village

原作:defcontwo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9767

简介:
“如果你用爱意与柔情沐浴我的沙发,我大概真的会杀了你。”或者:Tim Drake是如何买下一座房子,重新开始生活,同时一不小心坠入爱河。

授权:


sorry this is an eleven days late reply! hi, hello. yes of course! go for it, iwould be honored. <3

心安之处是为家


~*~

 

“嘿,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神奇前任男朋友——为什么有个危险的神经失常杀人凶手晕倒在我们家沙发上?”

“没晕倒。”Jason嘟囔着翻过身,把脸埋进沙发垫里。“在休息。”

Tim正在厨房里,把咖啡粉倒进过滤网里,他看过来,不在意地耸耸肩,说:“他说了,他在休息。”

Steph挑起两条眉毛:“是吗。”

“如果我说错了请一定纠正我,但他不是曾经企图谋杀你?”

“如果我真想要他死,他早就死翘翘了。”Jason说。声音全闷在垫子里,几乎听不清楚。

“哦,有你这句话还真让人安心啊。”Steph说。“我搬进来的时候,你都没想过告诉我这件事吗?”

“当时感觉没那么重要?”Tim回答。不过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听起来很荒谬。“而且,你看,Damian也好几次企图谋杀我。”

Steph把胳膊抱在胸前,看了他一眼,他们还在约会的时候她总是用这种眼神看他,这种眼神告诉他,她觉得他是在故意假装迟钝而且她不会就此放过他。“Damian是个孩子。而是个成年人,他应该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觉得我就没认真考虑过顺从自己的冲动把你从楼顶上推下去?”

“嘿!”

Steph挑起眉头看着Tim,Tim立刻蔫了,因为,啊,好吧,她很有理由。

“但是我有做过吗?没有。因为我不能因为别人把我惹火大了就袭击无辜的人。”

从Tim的角度,他能看见Jason的后背,看见他整个人都绷紧了——他穿旧了的T恤撑在他肩膀上,显出僵硬的肌肉线条。

他曾经想过,如果Steph和Jason能够认识,他们一定能打得火热,就像火星溅在茅草房子上。那是在曾经,那个时候Jason还是Tim自己脑袋里构建起的玻璃柜里的神话,那个时候Steph还是他的女朋友,那个时候罗宾和捣乱者还太年轻、太天真——那个时候生活尚未强迫他们分开,尚未让他们渐行渐远。

但这个念头其实很傻——如果Jason没死,Tim和Steph可能永远不会相遇。Tim永远不会成为罗宾,永远不会拥有此刻他生活中拥有的这些人。他永远不会被那个声音响亮、风趣幽默、用板砖拍他的脸的女孩吸引,永远不会在午夜后坐在秋千架上亲吻她。

你知道正是某个人的死亡让你拥有了你一生中最好的时光,你与这个人之间是多么奇异的关系。

Tim的胃里一阵翻腾,胃口全消。

Tim心里涌起担忧的情绪,纠结着堵住胸口——Jason接下来会说点反击的话,然后两个人随时都可能会爆发战争。这个早晨甚至还未来得及将咖啡煮上,就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

只是战争的硝烟未及燃起就被扑灭。

Jason坐起身,套上靴子,好像打算走人。他看起来有些颓丧——就像是那天在图书馆,就像是某些他遭遇的太多终于压倒他的日子。Tim想说点什么,想让他留下来,但Steph并没有错。她做的非常、非常正确——从很多方面来说,她的举动全是真诚地出于为家人考虑,因为她没有被旧日的回忆与愁思困扰,也没有被Bruce的混帐态度感染。Steph之所以会这么做,全是因为她看到所有罗列在她面前的事实,然后她决定,他曾经伤害过她在乎的人,她不会接受他、原谅他。

Tim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自己改变了态度。他知道自己的态度其实应该同Steph一样。

所以Tim什么都没说,他看着Jason从前门走出去,轻轻地关上了门。与上一次Tim眼见Jason走出那扇门完全相反的情景。

Steph喷了口气,一只手捋过打结的金色长发,扯着纠缠在一起的发丝。“我不会为此道歉。”

“没问题。”Tim说。“你没有理由道歉。你没错。”

“但是。”

“但是。”

Steph皱起眉头,仿佛正在解答什么谜题,然后:“你对他心软了,是不是?”

Tim耸耸肩。“他最近变好了。我们最近,我不知道,最近相处了一些时间。我估计,我慢慢开始信任他了。”

Steph摇了摇头。“Drake一贯的迟钝。我不是这个意思,神奇呆子。你对他心软了,就像是你曾经对我心软一样。”

Tim揉着自己的脖子,按摩颈肩上疲劳的肌肉,小心翼翼地避开Steph逼人的目光。“也许在这一点上你也没错。”

“但是?”

“但是我此刻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件事。”

“哼。好吧,随便你。但听我说,我对此没意见。当你准备好面对的时候,记住我没意见。生活在继续,我们都已各自前行。你看,我找到了一个火辣的侦探,会在早餐给我做玉米面卷,而你遇到了一个有杀人倾向而且法律层面上你们还有亲属关系的活僵尸,所以。嘿这是不是说我们分手之后我赢了?”

Tim没忍住,他笑了起来。“我最近有对你说过我爱你吗?”

“对一名少女说再多遍也不为多。”

“我爱你,Steph。”

“我也爱你,笨蛋。现在把咖啡给我端上来。”

 

~*~

 

两天之后,Tim下课回来,发现Steph和Jason凑在厨房里,扯着嗓子大唱《Jack & Diane》,没有一句在调上。同时两个人正在做饭,看起来像是奶酪通心粉和砂锅炖菜的混合版。

“呃,我是不是走错门了?”

“没错,滚蛋,你住在隔壁。”Jason说着,在那可怕的混合版上加上更多奶酪。

Tim挑起眉头看向Steph,Steph用锅铲对他敬了个礼:“我们已经达成了和解。”

“和解?”Tim说,各种摸不到头脑。不过他终于看到Jason下巴上那块正在逐渐变大的瘀伤。“啊哈。我发现Steph的右勾拳已经亲切会晤了你的下巴。疼吧?”

“真他妈的痛。”Jason套着一条围裙,正面印着“亲吻大厨”。Tim完全不知道这条围裙是哪儿来的。他很确定昨天家里还没有围裙这种存在。他也很确定Jason还不住在这里

“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达成了和解。我们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富有成效的谈话,是不是,Jaybird?”

“说得没错,BG。”

“我真希望当时我是趴在墙上的苍蝇,错过了真是太遗憾了。”Tim说。

“不,我认为你不会希望在场的。”Jason轻声但非常坚定地说。Tim不知道他想说什么。Jason清了清嗓子,然后整个人的姿态都变了。他站直身体,明显打算转移话题。Tim也任由他避开方才的话题。“你饿了吗?”

“饿了,不过,呃。那到底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一锅胃灼热。”

“有钱人。”Steph和Jason异口同声地说,怜悯地看了Tim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爆笑起来。

“我就这么创造了一个怪物,是不是?”Tim说。

 

~*~

 

Cass在半夜出现,全身上下被雨淋透了,挎着一只旅行包。Tim甚至一点儿都不惊讶。

他斜靠在门框上,对着姐姐歪嘴一笑:“Tim Drake中途康复站,专为翘家蝙蝠敞开大门。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如果要我在Wayne大厦再多住一晚,我觉得我会杀了Dick。”

“又是因为他那些特别烦人特别腻歪的拥抱,是不是?”

“他迫切想让我知道我依然是家庭的一部分。我——我理解。但那不等于说我能很轻松地接受。”Cass说。她摇头把水珠从头发上甩掉,结果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危险的(但依然是落水的)猫。“我不——我不喜欢被人这样不停提醒。”

“我还有一间空房,如果你想过来住的话。你是家人所以免租金。”

Cass微微地狡猾一笑:“太好了,正好我还没正经工作。”

他们又在门口站了大约三十秒,然后Tim对自己摇摇头往前走了一步,抱住Cass。她两只胳膊抬起来也环抱住他,她的手臂细瘦但十分有力,比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更强壮。她能回来真是太好了,Tim忍不住发现自己嗓子眼里仿佛堵住了什么。

Steph突然从后面跳过来,大喊着“哟嗬哇哈!”撞上两个人,顺势就把他们卷进傻乎乎的大团抱之中——好吧,Tim对此也没那么惊讶。

 

~*~

 

Steph和Tim怀里都抱着一堆日用品,跌跌撞撞地走进来,发现Cass坐在厨房餐桌边,对着几乎把她包围起来的指甲油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化妆品皱着眉头。Jason在客厅沙发上捧着一本简装本在看书,但他时不时一脸茫然地偷看Cass。

“我投降。我忍不下去了。那些是炸弹还是什么?需要拆弹吗?因为如果是炸弹我能解决。”Jason说。

“我必须执行一次变装任务。很华丽的场合。我讨厌这些事情。”Cass说。她拿起一瓶指甲油,皱起鼻子,仿佛她真的希望手里是一颗炸弹才好。

Steph对着Tim的方向点点头。“让这边的这位第三号神奇小子帮你解决问题,他很擅长这些事情。Jaybird,你发现你让我的生活变得多么艰难了吗?现在我都不得不用序号来区分你们。”

Jason得意洋洋地翻了一页书,没搭理她,他翘起脚,两只沉重的野战靴搭在了咖啡桌上,一只脚压着另外一只。Steph走过去的时候伸出手,笑着狠狠地敲了他头顶一个栗子。

“等我把这些东西都放好,我马上就过去。”Tim说。他把怀里抱着的纸袋放在桌子上。

Steph挥挥手让他一边去。“我来吧,你赶紧去帮Cass,不然她就要发动第三次世界战争了。”

Tim摇摇头,从桌边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你今晚需要什么时候出去?”

“十点。”Cass说。“是舞会。走私贩,我从香港就开始追踪他们。”

Tim看了一眼表。现在是六点半。“还有很多时间,足够帮你准备好。把手给我。”他说。同时拿起一瓶指甲油用力摇匀。

Tim一边帮姐姐化妆,一边感觉到了Jason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起初他没有在意,他觉得Jason很快就会觉得无聊,继续看自己的书,就像他之前那样。但这一次他没移开目光。终于,Tim在给Cass涂睫毛膏的时候抬起眼,对着Jason挑起眉毛:“怎么了?”

“从没想过你的技能树还包含专业蝙蝠化妆师。”Jason说。他话里有些意味深长,仿佛等待Tim像鱼一样咬钩,仿佛包含着对Tim的估量和测试,Tim不知道最终导向的结果会是什么,因此他不肯上钩。

“我只是手很稳当而已。”Tim轻描淡写地说,继续帮Cass化妆。

“B还真是确保了你什么都会啊,哈?”Steph说。她略有些苦涩,那是她心里一道伤痕,已经几乎痊愈,但每每被戳到总还是会作痛。Tim无法责怪她——Bruce从来都不是什么善于沟通或善解人意的导师,但他与Steph搭档的时候愈发变本加厉,几乎关闭了所有情绪的阀门。

“倘若人类的命运系于星际化妆真人秀比赛,我有理由相信自己不会彻底葬送一个种族的存亡。”Tim说。“不过Dick水平就糟糕极了,他的品味太可笑。”

“你们还会有人觉得惊讶吗,因为,你看,迪斯科Dickie到现在还会出现在我的噩梦中。”Jason说。他手里那本村上春树的简装本早就被冷落一旁,书页朝下倒扣在咖啡桌上。

Tim笑起来:“别忘了他当年那头长发。”

“我此刻在‘全都告诉我’和‘永远别告诉我’之间纠结。”Steph说。“不过相对而言我更想知道。告诉我全部细节。你们觉得我可以拿这个去要挟夜翼吗,我能拿到钱吗?”

“迪斯科Dickie的秘密最好深藏不为人知,小蝗虫。”Jason说。他和Tim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Jason笑得异常灿烂,笑得眼角都皱了起来,脸颊上显出酒窝。Tim感觉自己脖子后面烧了起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忍不住回应Jason那个笑容,自己的嘴角也跟着翘了起来。

Tim扭开脸,却发现Steph正看着他,打量他,挑着一边眉毛,一脸了然的表情。他刻意忽视她的目光。

“我想你已经准备好了,Cass。”Tim说。Cass对他露出一脸坏笑,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Steph和她显然已经联合起来对付他。

“我可以告诉Damian,他的iPod里凭空出现的所有小甜甜布兰妮都是因为你。”Tim对她耳语道。

“我也可以杀了你,并且伪造成一起意外事故,小弟弟。”Cass说。

“我也爱你,Cass。”

Cass靠过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你帮忙,Tim。”

“Steph,剩下的部分你可以帮我吗?”Cass问道,对着楼梯点点头。

“荣幸之至,Cain小姐。”Steph说。她对Cass夸张地鞠躬行礼,然后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两个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上楼梯,一步跨上几级台阶,接着楼上就传来Cass房门关上的轻响。

叛徒,两个都是叛徒。

“总有一天,她们两个终将联合统治整座城市,你也知道的,是吧?”Jason说。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总是跟她们打好关系。”

Jason倚在厨房流理台上,几分钟没有说话,看着Tim把Cass留下的巨量化妆品整理收好。

“什么?”

“没事。只是。”Jason一惊,抬起右手摇了摇。“在我遇到你之前,我脑袋里就已经想象过你是什么样,结果发现我错得离谱,你知道吗?”

“是好的那种错了,还是坏的那种错了。”

Jason噗地又笑了,眼角也跟着皱起来。Tim用力咽了一口唾沫。危险,前方危险

“好的那种。”

 

~*~

 

有人推开Tim房间的门,他被开门声惊醒。他翻过身,看见闹钟上红色的数字显示:4:30

“是谁?”

“呃,是我。Jason。”

“怎么了?”

“我能不能——呃,沙发被人占了。你知道吗,算了,没事,抱歉我吵醒你了。”

Tim坐起来,瞥了一眼Jason,他站在门口,走廊里照进来的朦胧的光勾勒出他的轮廓。

“被谁占了?”

“恶魔小鬼。”

Tim咒了一声。“我还以为驱魔阵能把他挡在外面。”

Jason轻轻笑了一声,除了老旧的硬木地板踩在脚下发出的咯吱声外,再没有其他声响。“他和Steph今晚在附近巡逻到深夜,所以她让他干脆在沙发上凑合睡一晚。好吧,我现在回我自己的安全屋——”

“别犯傻了,我这里还有很多地方空着。”Tim说。他扯着毯子挪到床的另外半边。“现在已经是4:30了,你还是别跑回去了。”

“你确定?”

“你再多问一句我就不确定了。”Tim打着哈欠说。

“好吧。”Jason走进房间,顺手关上门。黑暗再次笼罩房间,Tim过了几秒钟才适应过来。等他能看清的时候,他看见Jason有些别扭地慢慢脱下靴子,然后脱掉他的凯夫拉装甲。没错,Tim此刻可能有点儿想太多。

真是不错啊,Timbo。你最近刚刚做了几场生动的春梦的那个人在你家,你还邀请他和你分享一张床。真心觉得不可能出岔子是吧?

窗帘没有完全拉好,一道银色的月光从缝隙中照射进来。Jason脱掉其他衣服,只穿着T恤和短裤。他的T恤下摆微微卷起,Tim能模模糊糊看到什么东西,一道伤疤,还有看起来像是黑色墨迹的痕迹,似乎是一处纹身。他有点儿想问,但那就等于告诉Jason他一直在盯着他看,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你不打呼噜吧?”Jason在另外一边躺好,问。

他们之间隔着几英寸的距离,但Tim还是整个人都局促不安起来,他很清楚这么短的距离根本不是障碍,他伸手就能跨越。这一刻他终于回答了这几个月来不停问自己的那个问题。他想象自己失去对所有感官的控制,想象着就这么放开手,随他去。但这个念头就让他浑身刺痛起来,就仿佛他的内心在膨胀,皮囊再也承载不下他的存在。

这样的深夜时分,身边躺着Jason这样的大块头,Tim的房间感觉比平时狭小许多,整个场景整个环境都萦绕着一丝非现实的感觉,让Tim无法摆脱。

Tim扯过毯子,紧张地翻个身。现在房间里太安静了,Tim一瞬间不理智地恐慌起来,他害怕Jason能够听见他的思绪,所以他连忙说话,填补这片寂静。

“这是我的床,如果我打呼噜,算你倒霉。”他说。

Jason只是发笑。

“还有,不许抢走所有的毯子,不然我就把你踢出去,让你和Damian挤沙发。”

“我担心他会咬我。”

“如果你抢毯子,那就是你活该。”Tim说。

“你这个心胸狭隘的混蛋,Timothy。”Jason说。

“你最好记住别忘。”Tim说。他翻过身,把脸上的微笑埋在枕头里。“晚安,Jason。”

“安,Tim。”

 

~*~

 

蝙蝠女和罗宾之后两个星期都在追踪同一个案子,所以每天晚上Damian都会昏死一般睡在他的沙发上,一身小伤口和瘀伤,盖着他的毯子。他睡着之后显得小很多,就像一个普通的十一岁小孩,尽管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十一岁小孩。

Damian一直留宿,Tim应该不快,实际上也时常被气得火冒三丈——Damian依然时常口头攻击他,Tim也会回敬颜色。不过事后Tim总会有些尴尬,因为自己又一次被那个小混蛋牵着鼻子走。

但因为Damian霸占了沙发,Jason每晚都不得不挤Tim的床,感觉那么温暖,那么接近,同时却又遥远得无法触及。Tim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没有理由到了现在这个时候Bruce和Dick还不知道Jason身在何处,他也确定Jason知道。无论什么理由让Jason留在Tim的房子里、慢慢侵蚀他的生活、渐渐在其中占据属于他的一片空间,都不是因为要躲开Bruce和Dick。

现在早已过了Tim应该质问他的时机,过了Tim应该问清楚他们之间发生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随着时光流逝,Tim愈发不敢问,愈发担心自己的任何举动都会打破两人之间维系的平衡。

他们每晚一起倒在床上,疲累已经深入骨髓;他们在清晨醒来,头脑尚未清醒、咖啡因尚未发挥神奇的作用,在这段昏沉的时分,他们吵闹拌嘴。但现在他们争吵时已不再伴随早先萦绕不去的苦涩。在图书馆的那一天,对彼此坦诚的那一刻——改变了他们相处的方式,也磨去了他们共同的过去留下的锋利棱角。

现在Tim知道很多关于Jason的事情,比如Jason早晨和晚上喝不一样的茶。他知道Jason坏笑着、眼角都随之微微皱起的那句“有钱少爷”,并非任何侮辱,只是对他亲昵的称呼。他知道尽管Jason假装自己丝毫不在意,但他的确非常希望Steph和Cass能够喜欢他——他和女孩子们说话的方式,他在她们面前更坦率也更脆弱的样子,Tim都能看得出来。他知道Jason几乎记得Bruce Springsteen存世的每一首歌的每一句歌词,因为他会一边做事一边低声唱歌。他知道晚上Jason会发出轻微的鼾声,离他那么近,近得几乎让他心痛。而Tim每每想起,就会发觉自己进一步泥足深陷。

“我操。”Tim呻吟一声,往后倒在沙发靠垫上。

“你是单纯表示感慨,还是说真的?”Damian问。他的小弟弟盘腿坐在他旁边,套着柔软的灰色帽衫,帽子盖着脑袋,脖子上挂着白色的耳机,他翻看着一些案件档案,iPod被丢在了咖啡桌上。“因为如果你是说真的,那么就太不幸了。我之前下注打赌你最终会在下月月初同Todd交尾。”

Tim整个人都吓结巴了:“你、你?”

Damian耸耸肩:“是Grayson的主意。他是个傻瓜,他觉得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但他显然低估了你在感情方面的怯懦。”

“Dick怎么知道?”

“Drake,”Damian淡淡地说,转过头,非常嫌弃地看了Tim一眼,异常标准深刻的蝙蝠注册眼神。这太不公平了,这也应该不可能才对——老天,他才十一岁。“所有人都知道。”

“糟糕透顶。你也糟糕透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打算把我踢出去吗?”Damian问。“因为我其实不太介意,不过看你受苦受难相当有益身心。”

“你烦死人了。”

“你一向这么说。”Damian说。他的话语之下,隐藏着的、淡淡的,是年少的受伤的情绪,是他熟悉的情绪。他眼前突然冒出一副画面,一个小男孩,孤独的,多余的,住在一间大得空虚的房子里。Tim不由得嘴角一抽。

“算了,我估计不会把你踢出去。太麻烦了。”Tim说。他轻轻往Damian身侧贴了贴。“嘿,话说除了夜翼,你知道迪斯科翼吗?”

“Drake,你在打什么阴谋诡计?”

Tim咧嘴笑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报复行动就要达成。在他身上打赌,说实话,Dick到底以为他是谁。

“小子,我有些照片给你,你要不要看。”

 

~*~

 

七个帮派,一道暗巷,经典永不过时的街头混战。有些夜晚,Gotham城内的犯罪严重到他们都承受不住,所有的邪恶压在肩头几乎无法反抗,但同时也总有些夜晚像是这样。在这样的夜晚他们直接打击罪犯,享受巡逻的快乐。他现在能够对自己承认了,承认他的确能够在其中找到快乐。这样的夜晚让Tim血脉喷张,让他想起当年,在一切最初开始的时候,他为什么会选择投身这样混乱的生活。

红罗宾和红头罩背靠背,互相依赖,掩护彼此。这样不是标准的蝙蝠队形,但他们博采众家之长的战斗风格契合得天衣无缝。

“哦,小红,这些混蛋根本不经打。你就没带我去过什么好地方。”Jason说。一拳把一个家伙揍晕过去,紧接着跟上一记头槌,顶翻了另一个。

“我把有意思的都留着等你过生日呢,大红。”Tim说。他长棍挥出,扫翻了一个匪徒,把他撂倒在地。

“最好有忍者,不然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一百个忍者,上面还给你打上蝴蝶结,大红。”

Jason大笑着放倒最后一个匪徒,然后抽出束带开始绑人。“太好了,亲爱的,你真是太体贴了。”

“我来汇报?”

“好啊,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Tim中途了停下来,他呆住了。神谕的声音还在他耳边说话。。家,那个他们一起住的地方,在同一张床上入睡的房子。家,是堆放着Jason的书的Tim的卧室窗台。他们的卧室窗台。家,是那个挂着Jason旧法兰绒外套的Tim的椅背。

“地球呼叫红罗宾?”Babs大声说,把Tim从思绪中惊醒了。

“呃,在。抱歉,O。红头罩和我搞定了一些Falcone的人,在老卫理公会教堂的后巷里,你能派人来带走他们吗?我先走了。”Tim说完,还没等Babs回答,他轻轻敲了敲联络器,挂断了线路。

“Jason?”

“嗯。”Jason说。他绑好最后一个匪徒,站起身来拍拍手。“什么?”

“你是个傻瓜。”

Jason挑起眉毛:“你再说一遍?”

“没关系。”Tim说。他走过去,靠近他。Tim几乎碰到他,几乎贴上他,只是几乎。此刻Tim庆幸Jason早已不再用头罩,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勇气,是否足够支撑到他把那头罩摘下。“我也是个傻瓜。”

“好吧,对此我没有意见——”

“闭嘴,Jason。”Tim说。他双手抓住了Jason的夹克前襟往下拉,让他低下头,撞上这个吻。那一瞬间Jason没有任何反应,Tim惊恐地想,不可能,千万别是我弄错了。但紧接着Jason喉头发出一声呻吟,急切地、渴望地,然后他用力压过来。Jason的吻就像他所有的一切——他毫无保留地全情投入,就仿佛今天之后再也没有明天,就好像这一刻亲吻Tim胜过其他一切。站在这样汹涌而来的感情中间,成为这样心无旁骛的关注焦点,Tim的脊柱流窜过一阵电流。这种感觉让人上瘾,他忍不住这样想。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本该让他担心,但这一刻他不肯多想。

“所以,我们终于到了这一步,哼?”Jason放开他,额头抵在他额头上,喘着气说。

“是的。”Tim说。他头晕眼花,脸上笑容灿烂,他感觉得到。

“我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花花公子是什么德性,所以你给我记清楚,第三次约会之前我不会跟你乱搞。”Jason说。他的酒窝离得太近,太让人分心。

“你这个傻瓜。”Tim笑道,飞快地在Jason嘴角亲了一下。

“我们回家吧。”

 

~*~

 

Tim坐在窗台边缘,腿搭在外面晃来晃去,眺望着Gotham城天际线的风光。天空呈现朦胧的紫色,太阳尚未完全落下。很久很久以来第一次,看起来今晚他们将迎来一个清朗的夜晚。

如果Tim回头,他能看见有些凌乱的房间,有些发皱的床单,房间各处都显现出两人居住的杂乱,但依然总体井井有条。他还能看见床垫上微微凹陷的痕迹,那是昨晚Jason把他压在床上,双手有些颤抖地剥下他的制服的位置。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摸到了薄薄的白色T恤下方,织物遮住了Jason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的痕迹,就像小小的路标和锚点,提醒他未来返航的方向。

从下方厨房窗户里飘来咖喱的辛香。Tim能听见Damian和Steph争执究竟应该放什么食材的说话声,Cass在一旁哈哈的笑声,还有,衬在其他所有声音之下,Jason低沉的歌声:嘿,我知道现在为时已晚,但如果奋力奔跑,依然能够做到,哦,这雷霆路,坐稳了抓紧我。【注3】

他们知道他就在这里——他们正等着他下楼,等着他一起度过这个傍晚,但他想多呆几分钟。Tim知道他们都在,他们哪里都不会去。

一瞬间这个念头压倒了一切,他几乎喘不过气,但这个瞬间很快过去。

他就在这里,他梦寐以求的家。

 

完。

 

作者注:

供君参考,Tim居住的房子的原型为《Elementary》中那栋。因为那地方太棒了,不是吗?



【注3】Hey, I know it's late we can make it ifwe run, oh thunder road, sit tight take hold. 出自Bruce Springsteen的歌曲《Thunder Road》。


评论
热度(110)
  1. 若者のすべてSyrup 转载了此文字  到 Red riding Hood
© Red riding Hood | Powered by LOFTER